疑案拼图_第六章 警方的调查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六章 警方的调查 (第1/3页)

  河川市,曾多次荣获“平安城市”荣誉称号,全市治安排名常年排在全国前十。9月10日发生的这起“无头尸”案,成为该市最近几天来最热门的话题。河川警方,也因此承受着重大的压力。

  案发后,河川市公安局迅速成立了“9.10”特案组,市局分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严青亲自挂帅担任组长,市局刑侦支队重案大队大队长梅前和案发所在地河川市河边区公安局副局长、刑侦大队大队长苏夏分别担任两名副组长。根据初步的侦破思路,一方面以梅前带队的小组在全市范围内通过被害人牛建的关系网寻找破案突破口,另一方面,以苏夏带队的小组在案发所在区域进行地毯式的搜查,在案发地周边寻访知情人等。

  河川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会议室内,电子屏幕上飘着“9.10案案情分析会”的字样。平安被梅前带进这里后,发现这里已经坐满了人,“老牌友”严青一本正经的坐在圆形会议桌前的首位,他的左手边,是和熟的能穿一条裤子的的刑侦支队长高小飞,这家伙之前出去养病,一直不在市里,没想到为了这个案子,既然提前结束了病假。再往后的,平安也认识,是高小飞的一伙的“死党”,之前破案子没少在一起混,关系好着呢。

  看见平安被梅前像押犯人一样的押进了会议室,高小飞这一边的人挤眉弄眼,捂着嘴偷笑,高小飞本人还偷偷的给平安飘来一个“飞吻”。

  王八蛋!出了这么大的案子,你就算不在也找个我熟悉的警官来接触我啊!让这个没脑子的梅前来算什么回事。盯着高小飞,平安狠狠的对着他飞了个白眼。

  会议室中,严青右手边的一队人里,除了苏夏,其他人看起来十分陌生。看到苏夏旁边空着一个位置,平安大大咧咧的坐了下去。取资料回来的梅前则眼巴巴的看着平安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大家随便坐,随便坐,赶快说说吧,这次的案子透着一股邪,杀人案,能理解,砍脑袋这样子的可不多,如今,整个河川市的百姓都在讨论这件事,大家议论纷纷,更多的是恐怖与害怕。”严青戴上了眼镜,无视还站在原地发愣的梅前,提前进入了会议模式。

  “一具无头尸,大大咧咧的摆在一处重点建设工程里,很多百姓议论,说什么是这个工程害死了人,胡说八道,毫无节制,社会上引起了不好的影响。”严青说,“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这起案子,要求我们务必下重手破案,尽快还百姓一个清明、安全的社会环境。”

  “距离案发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天,这两天,大家都十分辛苦,案情有了一些发展,现在,请苏夏局长先汇报一下你们区局调查的情况。”严青说到这里,特意指了指平安说,“这位,相信大家都很熟悉,是我们公安部门的老朋友,咱市有名的记者,也是一名出色的侦探,这起案子,他可不是作为顾问参加的,而是因为他自己也涉入了案子中,好,现在继续吧,苏局长请!”

  苏夏,41岁,一名干练的刑警,曾在平安的帮助下,破获了一起幼儿绑架案。这起案后,苏夏人前必称平安为老师,私下里也是很不错的朋友关系。

  “案子发生后,河边区委区政府高度重视此案,说句实话,改庄立交桥项目是我们区的重点工程,现在为了这个案子,项目停了,我们乔区长非常生气,一天几次电话打给我问案情。”苏夏说,“案发后,我们对案发现场进行了细致的调查,抽调周边三个派出所和两支刑警中队近五十人的力量,以改庄为中心,进行了全面搜查,重点对外来人口等进行了调查,功夫不负有心人啊,两天两夜的功夫,终于找到了两名目击者。”

  原来,案发之时,一位酒后回家的人,路过立交桥工地时,在路边树下解手,据他回忆,当时看到一辆黑色的面包车从工地开出来,但是奇怪的是,当时已经是深夜,面包车开出来时竟然没有开车灯,要不是有盏路灯在旁边,他还真看不见。

  第二名目击者,是一名外卖员,案发当晚,他送了一份夜宵后,从改庄村前的农村公路上朝市区方向走,迎面差点撞上一辆黑色的面包车,这辆车车速倒是不快,但是没有开灯,要不也不会差点撞上。与这辆面包车“擦肩而过”后,外卖员因为险些被撞,急转车把时,一不小心,脚上的鞋子飞了出去。面包车走远后,外卖员停下车,光着脚站在路上大骂,骂完之后,发现脚下竟然有水,打开手机照亮看去,发现这辆面包车驶过的位置,流下了一大滩水,他自己刚好一脚踩在了水面上。

  “根据两位目击者的证词,我们认为,第一,当晚去工地的嫌疑人,开着一辆面包车,根据目击者描述,我们判断是东风小康品牌的一款车;第二,这辆车没有开车灯,在工地没开估计是害怕引起保安注意,那为什么在离开工地后的安全地带上,还没有开灯?是车坏了?还是另有原因?”苏夏说,“第三,我们顺着黑色面包车这条线索,沿着改庄农村公路一直调查下去,途中通过一些乡镇企业、银行的监控设备,也捕捉到了一点蛛丝马迹,最后发现这辆车的踪迹地点,是我们区内的蛤蟆乡小李村一带,目前,我们的人还在这一片追踪这辆车。”

  因为市局把本案的重头戏交给了梅前带队的重案大队来唱,所以苏夏这一次只是负责外围工作。不过,到底是老刑警,只是通过一辆黑色的面包车,在几乎没有任何监控设备的前提下,通过走访打听,愣是追踪上了,还把定位位置缩小到一个村。

  听完了苏夏的汇报,严青朝高小飞点了点头,高小飞清了清嗓子,准备汇报。

  这位高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