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万维文娱复兴三国之我是袁术我在末日吃软饭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寒门贵子天行战记赤兔记我真不会推理诸天万界监狱长仙界通讯员正版修仙
    照片里是她和韩觉第一次出游,那时韩觉正在追求她。

    说是追求,其实并不明确。因为那段时期,他总是出现在她的边上,而她也乐于去哪都带上他——以朋友的名义。

    她和韩觉相识于某场酒宴,他帮她免去了狼狈,她当时认出了搅动一方风云后又淡出大众视野的韩觉,出于感谢和好奇,即便韩觉语气极冲,她也向他搭话聊了一通。在看出对方的死志之后,还规劝了一句会痛。

    她当时以为两人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但是之后的几场大型酒会里,他们频繁相遇。

    她是为了寻求演出的机会,而韩觉只是在那站着,晃来逛去,不找人交谈,眼神生硬,像猎人寻求猎物般,总把人吓跑。偶尔有像她这样被主办方请来活跃气氛的女人找上他,贪图他那还有丁点余热的名气,韩觉也只会粗鲁地让对方滚开,离他远点。

    大概是第四次偶遇的时候,她终于走过去问韩觉他到底是来干嘛的。

    或许是因为韩觉还记得她,所以在跟她说话时,他的态度并不可怕,也不恶劣。韩觉说他来这里是为了试试能不能交到朋友的,看结果好像不行。

    她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时聊过的内容——他要找朋友替他收尸。错愕的同时,又觉得有些好笑,怎么会有人用这么笨拙的方式交朋友,而且是为了这种理由。

    她笑着对韩觉说,你之前信不过我给你收尸,那我们可以先当朋友试试,遇见这么多次,也是一种缘分,而且我朋友多,你如果想多交几个朋友,我可以介绍一些给你。

    韩觉皱了皱眉说,我从来没跟女人当过朋友。

    她说,不要紧,我可以教你。

    之后他们交换了联系方式,不再只是在酒会相见。

    “朋友叫你出来玩,你得马上出来。”

    “朋友遇到了好事情,你要请客庆祝啊。你知道我喜欢吃什么吗?”

    “朋友如果心情不好,你要安慰才是。快带酒过来。”

    “等下我要去见个制作人,如果我十五分钟没回来,你就过来接我。就靠你了。”

    “我跟你说了我今天遇到的事,你也说说你的。”

    “这个花花公子正在追我,我讨厌他。等下我们说话的时候,你就拿着花过来。不要打人!对了,要玫瑰花。”

    “朋友,我睡不着。快跟我聊天。”

    “晚上聊完天要说‘晚安’!”

    “……”

    有些事无疑超出了朋友的范畴,而她也没有提醒,而是任由界限一点一点模糊,仍然以朋友的名义,带着韩觉去了很多地方,教他做了很多事,带他见了很多人。

    渐渐的,像顽石有了神采,即便她不用主动叫他,韩觉也会自觉地跟着她去任何地方,担忧她每一趟外出,在人群面前总是帮她挡下所有她不喜欢的目光。他开始事无巨细地跟她分享生活中的事情,开始问她有没有好好吃饭。当她睡不着的时候,无论什么时间打过去,他都会接。打完电话,必然是他等她主动挂电话……

    别人问她是不是跟韩觉在一起了,而她也只是笑着去问韩觉,喂,你说呢?

    韩觉也只是不知所措地笑,眼中只看得见她,除此之外再无别人。

    “叮——”

    手机的声响突然打断了翁楠希的回忆。

    她拿过手机一看,预料之内的,消息来自那位喜剧艺人追求者。

    【朋友,我睡不着。】他说。

    翁楠希怔怔地看着这条消息。

    除了工作上的事,为避免引发暧昧,她近两年已经很少在深夜回复异性了。但在看到消息的这一瞬间,她竟有想要回复的念头。

    如今的她拥有了保护自己的能力和武器,已经不再需要像年轻时那样,忍着恶心谨慎应对每一个围到她边上的人,她无需再惶恐地寻求一个又一个强大的人的庇护,不敢停留地向上攀爬。统统不需要了。

    钱和权她都有了。因此她在寻求伴侣时的标准,变得极其简单——只要让她感觉到对方在爱她就行。

    关于爱,翁楠希能说出好几种定义,分别适应不同的场景,不同的程度。但回想自己的过往,她真正体验过被爱的感觉,只有那一次。

    唯一一次感受到被爱的经历,是来自韩觉。

    当她按照过去韩觉待她的标准、过去韩觉给她的感觉,去追求者行列里寻找时,却发现无人像他。

    无人像他。

    去年在富士山听了一曲《富士山下》,他叫她不要沉浸在过去,他叫她不要让回忆变成负担。

    但悔恨的回忆怎么可能不变成负担。她回想过去时,心里有多遗憾,就有多难往前走。

    她能做到不去打扰他和章依曼,不和他再有交集,但她做不到抛掉回忆。

    于是当一个能让她回想起韩觉的人出现时,她就犹豫了。哪怕明知自欺欺人,她也有了一种正在重新经历过去的感觉。仿佛只要她好好对待屏幕那端发来的消息,她就能弥补过去的遗憾。

    翁楠希拿起手机,迟疑输入消息。

    打了几个字,正犹豫着要不要发,翁遥突然敲了敲门。

    翁楠希被惊吓似的,盖住了手机。

    “姐,要不要吃水果。”翁遥在门外喊。

    翁楠希说:“不用。”

    “那我先睡了。你也早点休息啊,剧本的事不急,可以明天再看的。”

    “知道了。”

    翁楠希呼出一口气。

    触景生情被这么打断了一下,心情顿时冷静了一些。

    翁楠希把手机放到一边,收好照片,然后才拿过剧本,打算先看剧本。

    吃饭的时候看了几页剧本。开场是个叫杜小柏的女人,参加登山时意外去世的爱人的祭日,然后到在爱人的家中,发现了一本高中毕业纪念册。记下了纪念册里爱人的旧址,杜小柏往这个旧址寄了信。

    收到这个信的人,的确是唐景树,不过是个女人,和杜小柏逝去的未婚夫同名同姓。女唐景树收到这封莫名其妙的信,半天想不出来落款的【杜小柏】是谁,纠结了一晚上,最后还是回了信。杜小柏收到信之后,就跑到了好朋友邱烨的工作室。被邱烨照例问了一大堆生活上的琐碎问题后,杜小柏急切地说出了寄信又收到了信的事。

    邱烨委屈道,我虽然晚了阿树一步向你表白,这么多年一直没有表现出来,但这份感情我可是很认真的。如果你还没接受我,我不着急,多久我都可以等的,你就是想拒绝我,也不要用这么不科学的理由拒绝我啊。

    杜小柏羞怯又慌张地解释,说她是真的收到了阿树的回信。她把那封写着【我也很好,但是有些感冒。】的信纸给邱烨看,邱烨生气地认为这是个恶作剧,说,如果是阿树那小子的话,一定会写让我好好照顾你的啦,所以这绝对不是阿树。

    杜小柏却依然把对面当成亡夫,打算用这些信件寄放思念。就算邱烨问她多久没有出门了,要不要出去走走见见阳光,她也以要收信为由,选择待在家里。邱烨却不想杜小柏被骗子欺骗,于是瞒着杜小柏寄了信过去,要求对方证明是唐景树。几天后,对方寄了一张身份证的复印件过来,邱烨和杜小柏才知道,收信的人不是恶作剧,而是巧合的和好友唐景树同名同姓。

    邱烨发现了真相,很高兴,杜小柏却失落至极,感觉从美梦里强行被惊醒,对亡夫的思念无从寄托。邱烨对此并未生气,他认真地向杜小柏表示自己的担忧,他说自从阿树走了之后,杜小柏没有认识新的朋友,工业也辞去了很久,兴趣和爱好丢得一干二净,经常发愣、健忘、一动不动,吃饭也不及时,这样的她,真的很令人担心。

    “这个世界美好的东西还有很多,阿树一定也希望你能够重新获得幸福。”这样说着的邱烨,准备带着杜小柏出趟远门,按照信纸上的地址,去看看这个和阿树同名同姓的女人……

    就目前为止,翁楠希觉得《情书》还算普通。因为看过了演员名单,知道这电影的女主角一人饰两角,跟她前年拍的那部的电影差不多路子,功效类似于做实验里的【控制变量】,探讨的是皮囊之外的东西。而里面多半会有,替代品发现了自己是【代替品】的隐性悲剧。

    她猜,这故事的核心,应该是讲这个叫杜小柏探寻亡夫的过去,最终被救赎治愈的故事。但导演是拍出了《黑镜》的韩觉,结局会怎样也不好说。万一杜小柏最后发现自己是替代品之后,绝望地没能走出来,酿成悲剧,也是有可能的。

    翁楠希洗澡前只看到这里。

    她往酒杯添了酒,然后翻着剧本,继续看了下去。

    ……………………

    唐景树自从接连收到那个来自杜小柏的信之后,就一直在想这个杜小柏到底是谁,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但想了半天都没有头绪,只能把这当成是一场恶作剧。

    对方先是关心了她的感冒,附带了感冒药,后来又写了些悲春伤秋的文艺句子,突然有天,这个杜小柏更是要求她拿出自己是唐景树的证据。

    唐景树越想越觉得莫名其妙,于是寄了自己的身份证复印件过去,并留言,让对方不要再寄信过来了。

    对方果然不再寄了。

    唐景树的日子恢复了往常的步调,只是感冒一直没好,杜小柏的感冒药她没敢吃,她也不想去医院,只仗着自己年轻,想硬捱过去。实在不行的时候,再去医院就行了。

    就算老妈提醒她,她也可不觉得感冒会那么容易变成肺炎,最后像自己的爸爸那样死去。

    “人如果死了,就容易被人忘记。”老妈提起爸爸的时候,总是这幅态度。生活中她也确实活得像忘记了死去的老公。无论是养家,对外打交道,还是照顾家里的老人,老妈一个人都收拾得井井有条。

    最近,甚至还挑好了新房子,准备从祖宅搬过去。可是同住祖宅的爷爷,说什么也不肯搬走,总是说这里有他宝贵的回忆。像极了老顽固。

    她也想去看看新家的样子,可是半途中,却被老妈赶下了车,让她赶紧去医院。

    唐景树觉得老妈小题大做,但本着来都来了的精神,还是挂了号等着见医生。简单看过医生之后,回到家,路过信箱的时候,却发现里面有了一封信。

    又是那个叫杜小柏写的。好在对方在信里作了解释,说她认识的唐景树,并不是现在收到信的这个女唐景树。

    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的唐景树,

    随着一封封信件的来往,它们就像打开记忆的钥匙。高中时的那些日子,就像影片一样浮现了出来。

    高中第一天起,她就因为一个跟她同名同姓的男生而有了困扰。这个困扰持续了整整一个高中。外人可能觉得有个同名同姓的异性同学,会让生活像小说或电视一般有趣很多,但实际上并不会。因为尴尬,他们俩总是避免说话,避免靠太近被人说闲话。就算被恶作剧般共同选为图书馆的管理干部,他们也极少交流,他甚至从不干活,只站在窗边看书偷懒;有时也给她的工作添乱,比如借书时一借就是借一堆冷门书籍,在借书卡条上用自己的名字抢占位置。

    还有考试考完了,看着试卷上的分数,她备受打击,差点哭了,结果发现手上的试卷根本不是她的。她去找他换回试卷,而他早已在试卷上涂涂画画,换时还磨磨蹭蹭,竟对起了答案。总之性格极其恶劣。沉默寡言,跟同学相处不好时,就爱用暴力解决问题。就连漂亮女生向他告白,他也毫不留情地残忍拒绝对方,一点也不懂温柔。

    出了车祸折了腿,却还在运动会那天拖着还没好全的腿,出现在跑道边上,比赛开始,没跑出几步就摔倒在地,最后滑稽地被抬了下去……

    总之信越写,有关他的回忆便止不住地冒了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也许你还喜欢: 这个明星来自地球这个明星来自地球txt下载这个明星来自地球txt精校全本这个明星来自地球笔趣阁这个明星来自地球精校版下载这个明星来自地球女主这个明星来自地球女主角是哪个这个明星来自地球百科这个明星来自地球txt下载精校版这个明星来自地球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