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武仙皇_第0001章 谁是废物?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0001章 谁是废物? (第1/3页)

  砰!

  一声惨叫惊起。

  被踹飞的少年直接摔出去有五丈多远,摔落在地上滚了两滚,没能凭自己的力量再爬起来。

  “下一个!”

  砰!砰!砰!

  一连几个少年都被场中的青衣男子踹飞,只一脚。

  少年们无一例外的都摔出去不能爬起来。

  “还有没有要考核的?”

  青衣冷酷的声音不带一丝人情味,他冰冷的目光环视广场上的几十个少年。

  这是罗家试功广场,每月一次的验功会都在这里举行。

  自认为修行达到某种高度的都可以来这里找试功长老检验过往的修行成绩。

  但事实上,每月一次的例会,能被长老验收晋阶的家族子弟少的可怜。

  一个个平时不用功,就琢磨着试功长老能脚下容情,那真是做春秋大梦呢?那试功长老可从不循私。

  “我来试一下。”

  人群中,又走出一位十六七岁的俊逸少年来。

  “呃,是十七,这个废物也敢上场?”

  “玛的,他怎么还敢来试功?不是上次给踹傻了吧?”

  “难说啊,听说上次给长老踹的喷了一裤裆屎呢。”

  “艹,这小子居然还有勇气走上试功广场?就凭这一点,我也要佩服他啊。”

  说话的这位是一直跃跃欲试却没最终下定决心要上场验功的罗家第八子,叫罗刚,是罗家这一代年轻子弟中的姣姣者。

  他对‘十七’的鄙夷代表了绝大多数场中的少年男女。

  上个月‘十七’就被逼着来试功,罗家为有他这样一个丢脸的子嗣而感到愤怒和羞愧,又被后院的某房挑拔,才逼十七来验功,当然,不管怎么说,十七还是罗家子嗣,就决定给他两次机会,若两次试功失败,‘十七’就要搬出正宅。

  罗家正宅是这届家主所在的府第,正宅的威严不容儿孙子嗣们践踏,不然连老一辈人在族里也抬不起头来,所以会把一些太差劲的子嗣迁离正宅,不让他们在家族其它大人物们的面前晃来晃去,省得那些觊觎‘家主’之位的人嘲讽这届家主。

  十年一届的‘家主’之争在夏末到来之际,各大世家的新一届‘家主’肯定会在州城‘院斋秋试’前诞生。

  ‘十七’是罗家这届家主罗云东的第十七个儿子,因排行十七就得了小名叫‘十七’;

  而十七的官名叫罗邪。

  罗邪这个名字是罗云东正室给他取的,因为罗邪之母当年受众妻妾妒嫉,姐妹们背地里骂她是妖里邪气的狐媚子,勾的老爷魂不守舍的,‘十七’出世后,大房因心存嫉恨,说‘这孩子长的邪性,随他母亲了,我看就叫他罗邪吧’。

  因受诸姐妹排斥,罗邪老妈不知在什么时候就‘消失’了,反正在罗邪记忆中,对‘母亲’的印象只是一个极模糊的影子,其它的什么也没有,他也曾问过父亲,但父亲从未告诉过他关于其母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从小到大,罗邪就生活在被众人鄙夷的环伺中,本来老妈在妻妾中是第六位,但那个位子早空悬了十余年,后进门的妾也不愿意补‘六娘’的位子,她们宁愿顺位往下排,因为谁也不想继‘六娘’的霉运。

  罗家在‘长风州’也有相当的影响力,长风‘六大世家’中就有罗家,虽然排名靠后一些,但能挤进这个位置,那绝对是长风州里一等一的豪族世家了。

  另外,没人知道罗邪为什么对自己母亲的印象那么‘模糊’,这个秘密只他一个人知晓。

  实在是前不久他才将这副躯体占为己有,在这之前的‘罗邪’只是一缕飘荡了不知多少万年的孤魂。

  也就是说,现在的罗邪已经不是罗云东他们‘熟悉’的那个罗邪了。

  罗邪的躯体是没有变,但灵魂已经换了新主人。

  上个月试功,罗邪被踹的满裆流屎那次,他的魂儿就吓死了。

  适时被孤魂‘罗邪’捡了现成便宜,这借体还魂的一节悄然发生,却没有半个人察觉,包括罗邪的父亲罗云东在内。

  这段时间中,罗邪逐渐熟悉和适应了这具极渣的躯体,也融合了罗十七之前差点就飘散的零星记忆,才让他了解到这个‘十七’的点点滴滴,原来‘他’是个卑微的庶子,妾养的,哪有地位?

  罗邪因长期受各种打压和欺负早养成了胆小如鼠懦弱无能的个性,在同辈兄弟姊妹中,他挨打或挨骂后连句话都不敢说,生怕一句话呛回去会换来一顿更凶残的海扁。

  而在罗邪的心灵深处,却积压着一股巨大的怨恨,连‘罗邪’都惊讶这股愤恨的雄厚如山,它一但暴发出来有可能把他修为很高深的老子罗云东都炸成重伤吧?

  在短短的二十几天时间里,‘罗邪’融入了这个新的身份。

  他甚至还没有搞清自己的‘前身’是谁?因为记忆零散的无法组合到一起。

  在罗邪看来,名字只是个符号,叫什么都无所谓,关键是他弄不清自己曾经的‘身世’,记忆太零星了,根本想不起来。

  好吧,暂时先稀里糊涂的活着吧,总有一天自己的记忆会恢复吧?

  就让那个卑微懦弱的罗邪死了吧,重新活着的可能是令世人颤抖的罗邪,昔日的‘你’活着是对‘生命’的一种侮辱,死去可能是最好的结果,对‘你’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此时此刻,没人知晓罗邪已经不是曾经那个懦弱的‘罗邪’了。

  所以,此刻在广场上主动试功的罗邪,引起了家族中少年子弟们的惊讶,都以为这个二货又发病了呢。

  家主罗云东并没有交代让‘十七’在哪一天接受‘第二次’试功考验,大该这是父亲对儿子的最后一点怜悯吧?

  可是这个不知死活的‘十七’,今天是要找死,即便不被青衣长老一脚踹掉半条命,也改变不了他被扫地出门离开正宅的命运了吧?

  从此之后就泯然众人,‘罗十七’也将消失在罗氏家族这一届家主罗云东的子嗣序列中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