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武仙皇_第0003章 宁折不屈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0003章 宁折不屈 (第1/3页)

  正堂上,罗云东和一众妻妾等罗十七罗邪的当口,堂外传来禀报声。

  “主人,青衣求见。”

  “青衣你来了。”

  外面进来的罗青衣迈进来后就朝老爷、夫人们拱手施礼。

  “试功长老罗青衣见过家主、各位夫人。”

  “青衣你不必多礼,说一说,罗邪那小子是怎么回事?”

  罗青衣应诺一声,便将试功场上发生的一切说了出来。

  听罢罗青衣的回禀,罗云东不由颌首,“照青衣你这么说,十七还真是深藏不露呀?”

  罗云东对试功长老罗青衣是信任的,他说的话绝对可信,那就证实了罗邪表现出来的实力是真实的。

  “敢教家主得知,罗邪的变化就在近月之内,青衣不知有什么事发生在他身上,但他的改变是实实在在的,毋庸置疑。”

  上个月试功时,罗邪是个什么样子,罗青衣是一清二楚的,所以他断言罗邪的改变在‘近月之内’。

  “难道这小子有了什么奇遇不成?”

  有些情况是解释不来的,罗云东也是有眼力的人,自信没有看错之前的罗邪,不是有了奇遇,那小子肯定还是个废物。

  “主人,这个只怕要问十七公子了,青衣真的不知。”

  “嗯,那你说,他现在的修为有资格参与‘秋试’了?”

  “依青衣看来,十七公子参与秋试没问题,还是我们罗家今年参与秋试的子嗣中最优秀的一个。”

  罗云东微微点头,能得罗青衣这个评价,那就真的不错,但是,十七是‘野崽子’这个说法,叫他如芒在背。

  未几,有府侍回禀,“十七公子罗邪晋见家主。”

  罗邪那略显瘦削的身形在下一刻登堂而入。

  所有正堂上的人把目光都集中到了这个才十六七岁的少年身上,他还未真正长成,但挺拔的身姿已是渊?翟乐拧?p>  从相貌上说罗邪和罗云东真的不象,罗邪的英逸俊朗是罗云东拍马也难及的,真长的象了他可就没看头了。

  那罗邪到底是不是‘野崽子’?这事只怕要问问罗云东才知道,甚至他也不清楚。

  入来的罗邪也没有了之前一见到父亲就畏畏缩缩的慌张模样,这倒叫罗云东暗中一愕,这小子果然有了变化。

  “十七见过父亲,见过各位姨娘,见过青衣长老……”

  那位赖在地上还没起来的四娘罗康氏,此刻正用怨毒的目光盯着罗邪。

  但罗邪目不斜视,只望着堂上端坐的父亲,压根就把跪在一侧的‘四娘’给忽略了。

  此时,他清楚的知道,这个蓬头垢面神情惊怒的女人,肯定就是罗十四罗斌的亲娘了,不然怎么会如何仇视自己?

  另外,罗邪不确定父亲和诸位姨娘是不是要清算他废了罗斌的帐?

  “罗邪,你知不知道罗斌是你兄长,你不觉得自己出手太重了吗?”

  不管怎么说,罗云东的责问还是在例行家主的态度,毕竟罗斌的母亲四娘还跪在堂下等交代,总得给她个说法不是?

  可罗邪并没有认错的意思,他昂首以对,朗声道:“我受诸兄欺辱不知几回,父亲可曾为我主持过公道?”

  一句话问的罗云东就傻眼了,是啊,他给诸兄欺负时,自己为他责问过哪一个吗?

  “放肆!”

  罗云东反被儿子责问,一方面的确是戳到了他的痛处,另一方面也令他有失一家之主的威严,脸面上自然就挂不住了。

  罗斌之母四娘心中暗喜,趁机发难,她尖厉着声音道:“你个孽畜,目无尊长,敢和家主这样说话?你眼里还有长辈尊父吗?难怪你歹毒的废掉你十四兄的手,老爷,此子心毒如蝎,更目无长尊,异日必是族中败类,老爷明鉴呀,他兄长们平日里也不是欺负他,只不过是行兄长之责,对他训教罢了,长兄训弟还有错吗?倒是这个孽畜以幼犯长,按家法,当杖四十数,目无尊父,出言顶撞,按家法杖八十,心性残毒,绝情寡义,此子必为罗家大患,老爷若不惩诫于他,罗康氏今日便撞死在堂上!”

  这个女人真够狠的,一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架式,今日誓要和罗邪争个高下。

  罗邪心里那个气呀,草泥马,你儿子欺负老子就是长兄训弟?老子反击就是以幼犯长?

  不过在这个长幼有序的正统世界,还真是这么个传统,谁叫你小来着?活该你受欺负。

  但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