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武仙皇_第0004章 罗青衣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0004章 罗青衣 (第1/3页)

  七月盛夏,地处南方的长风州城燥热的很。

  城外‘长风河’绕城而过,悄然流淌,河畔巨柳垂荫,轻风送爽。

  画舟彩舫于河上飘荡,不时传来琴音萧声和朗笑娇吟。

  但没人会注意河畔一棵大柳树下坐着的一个布衣少年。

  他正是被逐出‘正宅’的弃子罗邪罗十七。

  和他一起出来的只要随身一个小包裹,其它的什么都没有。

  罗家正堂上那一幕逐子出正宅的大戏发生还没多久,罗家正宅的所有人就都知道了。

  趁着日头还没有西垂,罗邪收拾了一个小包裹就离开了正宅。

  其实他是永远的离开了那个家,即便罗家还认他,他也不可能再回去了。

  天大地大,还怕没有落脚之处?

  对罗邪来说,那个家没给他任何的留恋,即便是融合的记忆里只有无尽的屈辱,家的‘归属感’就无从谈起。

  他故意剌激罗云东,就是想看看‘十七’在这个父亲的眼里有没有一点份量?

  他融合了前身‘罗邪’的一些记忆,但也找不到对这个‘父亲’的一丝情份。

  他甚至替‘罗邪’怀疑‘自己’是不是罗云东的亲生儿子?

  试探的结果是他被驱逐,被放弃,被人家赶出了罗家正宅。

  大该罗云东的儿子太多了吧,根本不在乎放弃一两个子嗣,哪夜无美伴???搞个子嗣出来费什么力吗?更值得他重视的是家族的利益,更叫他上心培养的是子嗣中最出色的那三个,将来从他们中挑一个出来接家主之位就好,没必要把更多精力放在那些没前途的子嗣身上嘛,虽然罗邪突然冒了个尖儿,但他懦弱了十几年,根本无法扭转罗云东对他的不良印象。

  最最根本的是问题是‘野崽子’的真实性,这一点只有罗云东心里有数吧?罗邪也不知道。

  当然,罗邪生母‘六娘’肯定知道,但六娘早失踪十余年了。

  突然挑衅家主的威严,想表现他叛逆的反骨吗?

  想撸家主的面子吗?想让家主承认他过往的那些错失吗?

  显然,罗云东不准备向‘罗邪’低头,你小子不自量力,滚你的蛋吧。

  被激怒的罗云东最终还是下了决心,那一刻,他心存的一丝愧疚也没有了,六娘,是你儿子不识好歹,你怪不得我。

  此刻柳树下静坐的罗邪,并没有什么惆怅和痛苦,反而有一种解脱之感。

  他压根就不是罗家的人,呆在那里和那些人也格格不入,从心理上就排斥,在罗邓氏提及‘其母’时,他才融合了‘罗邪’留下的怨恨记忆,才对‘母亲’泛起了亲情感,但仅此而已。

  至于罗家的其它人,真没有给他留下任何想去亲近他们的想法,他们的迫害只是叫他心里积压了更多仇恨,也更刻骨的思念自己那失踪已久的娘亲。

  ‘罗邪’的怨念里有这样一个想法:如果我也有娘,可能不会这么惨。

  这个想法叫罗邪有点可怜‘他’;

  现在,过往的一切都成为了历史,他罗邪要开始一种全新的人生。

  至于那个‘母亲’可能会留在他记忆的深处,既是前身‘罗邪’的记忆,也是此身他的记忆。

  但今生今世能不能再见到这个‘母亲’,罗邪也不知道,也没有太强烈的渴望,毕竟这是‘罗邪’的意愿,只是在记忆融合之后,不可必免的影响到了他,身既合一,心亦合一吧,你的娘就是我的娘,但愿有一天我能替你完成‘见母’这个心愿。

  正在琢磨这些的时候,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罗邪的目光没有从圣武河上移开,那脚步声也带来了一股熟悉的味道,好象是罗青衣的。

  罗青衣出现在大柳树下,他依然是一袭青衫,雄阔的躯体撑起他冷厉的气势。

  做为‘六豪族’罗家的长老之一,他必然是‘宗’阶的修为,即便是在整个长风州,罗青衣也是有一定名望的角色。

  初阶‘戮’,二阶‘灵’,三阶‘玄’,四阶‘宗’,五阶‘王’,六阶‘尊’,至于七八九阶太遥远,现在就不赘述。

  每阶分三境,就拿‘宗阶’来说,初境是‘少宗’,中境‘中宗’,上境‘大宗’;

  每一境的差距都很大,正应了那句‘失之毫厘、谬之千里’的说法。

  罗青衣没有看一眼树下坐着的罗邪,只把目光投在画舟彩舫密布的圣武河上。

  还是罗邪先出的声儿,因为他心里对这个罗青衣有一份莫名的好感存在。

  “青衣长老找我还有事?莫不是罗家主后悔没追回我的修为?”

  罗青衣微微叹息一声,此子和当年六娘的秉性何其之相似啊?她不是太刚太烈太任性,也就不会不知所踪了,当然,这个说法不是绝对的,也可能有其它原因,总之六娘的失踪已成了罗家十余年来的一桩公案,至今也没有任何结论或说法。

  “罗邪,你的脾气,象极了六夫人。”

  “那是,我是我娘的儿子,不象她象谁呀?”

  其实罗邪就是罗邪,他本就不是以前那个‘罗邪’,至于说象极了‘六夫人’,大该只是性格的巧合吧。

  当然,现在‘身不分彼此、娘不分你我’的状态,罗邪这么说也没有错。

  果然,罗青衣道:“但以前我没发现你是这么至刚至烈的脾性,不然就不会被他们欺负了。”

  “我没娘嘛,该忍就忍,但忍到无需再忍的时候,就不想忍了。”

  “你没说实话,你的变化只在近月之内,能告诉我,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吗?”

  “这个,我无法告诉你,因为我也不知道,大该是我娘给了我不用再忍的勇气吧。”

  “好,既然你不想说,我也就不问了,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罗青衣负手而立,一动不动,由始至终都没看罗邪一眼。

  “打算?还真没有,说句实话,青衣长老,过去我活的很累,现在好似解脱了……”

  说到这里,罗邪的语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